世界著名男高音尹锡珍访谈2:不可思议地成为帕瓦罗蒂师弟

摘要: 因为这个大学时一次恋爱都没有(我去很多国家的时候,都有记者招待会,但我第一次说这件事)

注:下文根据翻译大意处理 配图跟文字内容无关哦


尹锡珍教授:去音乐学校上学后,因为我音乐方面的知识很少,所以,为了积累这方面的知识,我比其他人都更加努力。虽然我在很多音乐比赛得了一等奖,但实际上我在学校是很可笑的。首先,我连乐谱都看不好,别的人看一个小时的内容,我要看一天才行。别人以为我很厉害,但其实不是,相比别的学生我差很多。所以当我的很多朋友都去玩时,我虽然也很想去玩,也想去约会,但是我不能。


上大学的时候因为这个一次恋爱都没有我去很多国家的时候,都有记者招待会,但我第一次说这件事),因为很多人都看着我,我是最帅的(比赛第一名),为了保持我这个形象,我不得不去学习。大家一般四五个同学结群搭伴,大家都一起去,但是我都是往后退,因为他们都完成了所有的作业,该看的该背的都做完了,当时为了这个事情很苦恼。当时我觉得太痛苦了,但是我的同学们说,原来你是这么努力呀(他们以为我是这样努力,所以我比赛得第一)。但其实,并不是我的努力让我成功,而是当时的环境,当时的亲朋好友造就了今天的我,所以我一直在感恩。


我就是这样的一个见证,当周围的人对一个孩子关心、付出爱的时候,会结出很大的果。我就是这样的人,不足的孩子,但是因为周围的人的关心,所以有了今天。


毕业之后我就去了美国留学。去美国的时候,我是作为一个奖学金学生去的,后来我就转学去了洛杉矶的一个大学。因为我是我们家最小的,我不喜欢孤独,我姐姐在洛杉矶,我就去了那里。


因为我当时本来想去意大利留学,所以我心里一直还是想去意大利,所以我是休学然后去了意大利——因为音乐的故乡在意大利。


当时我的指导教师是法国籍的美国人,他理解欧洲,所以他说他能理解我为什想去意大利,他就说“你去意大利吧,然后你回到美国吧”。所以我就去了意大利米兰,但是三个月之后我就回到了美国,为什么?太苦了。但是,我回去之后,我的姐姐老师们把我赶走了。


我虽然现在是男高音,但当时其实是男中音。去意大利之后,当时我去意大利找了很有名望的老师,然后奇怪地唱了一次——先是唱了男中音的,之后又唱了男高音的。老师听完说“我不知道(你是男高还是男中)”。这么有名的教授都分辨不出来,我就迷糊了,他让我等他一下,他喝了30分钟的茶,然后问了一句“你要什么?”我说“我想当男高音”,然后他说“你就是男高音!”我说“为什么是?”他说:“人就是这样的,按自己所愿的行。”


我就说我再试一下,当时帕瓦罗蒂的老师还活着。我就去找了这位大师,但他不接见我,所以我就想有什么办法去找他呢?这个恩师在自己的城市有自己的学校,当时他们有招生,当时他年纪很大,90岁,所以全世界各个国家的人都来要拜他为师,为什么,因为世界音乐字典里面都有他,因为他90了。但全世界来了那么多的学生,每个声部只选一个学生,我的可能性太小了。当时我还很苦恼呢,我按男高还是男中报名呢,当时神给我智慧,我就按男中音考试了。


我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了,结果榜上没有我的名字,我就坐车回米兰了,记得当时床上睡了一天,我想我肯定是不行,当时没有电脑和手机,家里只有电话,第二天,学校给我来了电话问“你有没有可能过来一下?虽然你是落选了,但是老师想再听一下你的歌声,所以你来试一下。”  我带着万一的心情过去了,心想我再唱一遍,来显示我的实力吧。


当时很多学生一起考试时,是别的老师伴奏的,但是那天,老师亲自为我伴奏了。正是时候,我一句话没说,就把男高音的谱子放上钢琴了。大师也什么话都没说,就伴奏了,然后我就唱了。唱完歌,老师说:“你唱的这么好,为什么落选了?”哇,我成功了!大师给我盖了合格的章子,我拿着这个去了学校办公室,登记的老师很困惑,怎么报的是男中音,却录成男高音,问我是不是搞错了,我说老师让我这么登记了,所以他就二话没说给我登记了,所以作为一个亚洲人,我就成了他最后一个学生。很多老师认为,这个教授是不是有点老年痴呆症,是不是搞错了。


但第一次上课的时候,我把男高音的谱子放在钢琴上,老师说我是非常优秀的男高音,我就确信了


首页 - 基督教华语音乐网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