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欧美色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neoballz.com。欧美色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父亲的白粥远远不是一碗普通的白粥,那是我吃过天底下最好的早餐。

父亲的白粥

父亲的白粥

 

从小学开始就一直吃着父亲煮的白粥长大,上了大学,就基本吃不到父亲煮的白粥了,但是念想却一天天加深,平淡无奇的白粥,却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

小时候就跟在父母身边,来到东莞上学,高中前的每一顿早餐基本都是这样的标配——一大碗白粥,偶尔会有几个咸蛋或者一小碗淋了花生油的酸菜、酸豆角配着,风雨不改,几乎没落下过。

夏天,那时候家里还没安上空调,一家四口挤在一间一房一卫生间的小屋子里,那就是个大蒸笼,卫生间也是厨房,厨房的门口对着我的小床,每天都被热醒,惺忪的睡眼里装着一个穿着背心、大裤衩和高筒靴的父亲,正对着冒着腾腾热气的一大锅白粥搅拌,汗珠附在脸颊上,迟迟不肯着陆。我心里诅咒着那些热气:热死啦,一看到你们就知道粥有多烫!等我穿好衣服进去洗漱,父亲已经用铁盆装好两个人分量的白粥,给我和弟弟,放在装满凉水的塑料大盆里,在父亲的搅拌下,那个铁盆晃呀晃,像一只没有舵手的小船,在大海里怎么也漂不出去,找不到岸。

面对这么大碗的白粥,父亲怕我们不肯吃完,就放一点点盐,虽然晶莹饱满的米粒甚是可爱,但是对于一个小孩来说,那分量也是够撑的。关于下盐这件事情,父亲从前都是用普通食盐,有一次他换了另外的加钙、加锌盐,后来一直都是,那一段时间都觉得父亲的白粥好像变得没那么平淡了,有了一种特殊的香味,后来我才知道,其实那只是心理暗示,都一样的味道,不过不一样的是父亲的白粥,心思更浓了。

天渐渐凉了,我也开始赖床,可父亲还是那样早起,五点半到六点之间准时在那一锅全家人的早餐前,依旧是腾腾的热气,但此时却变得可爱了,父亲搓着通红的双手,浸在升起的热气中取暖。有一次,父亲起晚了,叫醒我的时候说:“儿子,七点啦!我还没煮粥,给你煮点面条快点,你快点起床,七点二十校车就来了!”我像一只复活的毛毛虫,从蜷缩状变成了笔直状,穿衣洗漱。第一次早餐不是白粥,那一天早上我都在回味那一碗面条。中午回家,我就抗议:每天都要煮面条作早餐。抗议当然无效,理由是我肠胃不好,不能经常吃面条。那稠稠的白粥,想不懂为啥不弄稀点,后来才知道父亲怕我一个早上挨饿,所以要又稠又大碗。

吃白粥的日子一直持续到高中前,高中到了市中心上学就成了一名寄宿生。我就像刚被放生的困兽,饭堂琳琅满目的早餐,极大地满足了我的早餐欲望,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狩猎”了一番。后来也渐渐地食之无味,还是慢慢回到了吃白粥的习惯。饭堂的白粥最便宜,一块钱就有一份,但是就再也没有“大碗”和“咸味道”,说是白粥还不如说是“捞饭”,用上一餐剩下的白米饭加水煮成,“吃粥”成了名副其实的“喝粥”。冬天还好,只是夏天,在饭堂里喝粥太烫,准会迟到,带到教室里,饿了一个早读才有晾凉的白粥。那时候我才明白,父亲的白粥,其实很好,越发想念家里那一大碗白粥。不过只有在周末回家才有了,在学校,父亲的白粥只是遥不可及的梦,毕竟太远。

上了大学,父亲的白粥成了家的念想,大学的白粥跟高中食堂的白粥相差无几,大学的早餐再丰富,也抵不过父亲的那一碗白粥。不过每次回家,第二天早上都有父亲留好的一大碗白粥,只是我再也吃不完了,不过跟十年前那些夏天、那些冬天的味道一样,一直都没有变过。

每个清晨,那个睡眼惺忪的男孩看着搅拌一大锅白粥的父亲,每天都吃一大碗白粥才能去上学的他,总是祈祷下一次父亲起晚点,好让他的早餐变成面条。男孩已经长大,他吃了全国很多地方的面条,却再也不像小时候一样,相反,他期待常常回家,希望多吃一次父亲的白粥。

父亲的白粥远远不是一碗普通的白粥,那是我吃过天底下最好的早餐。

 

写于2016年12月4日星期日  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