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欧美色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neoballz.com。欧美色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出道18年,她斩获11个影后。有人说她似一口烈酒,凌厉却醇香;有人形容她像黑夜,拥有寂静与群星。

她像黑夜,又似烈酒,一动一静皆有情


出道18年,她斩获11个影后。


有人说她似一口烈酒,凌厉却醇香;


有人形容她像黑夜,拥有寂静与群星。


她的美看似性感,

实则是自信独立滋养出的独特气质。



采访余男的时候,正值电影《战狼2》票房突破46亿。与银幕里或冷艳或性感的女神不同,生活中的她很爱笑,声音有种温柔的慵懒。整个采访过程,出现的高频词是“自在”和“感觉”。不过看似随性的她,举手投足间都透着沉稳和清晰。


戏外体验,戏里张弛



余男算得上是年少成名。当年《月蚀》剧组去北京电影学院选女主角,导演因问路,恰巧看到当时与老师据理力争的余男。眼里的倔强、嘴角的不屈,让她成了女主角的不二人选。这部影片,最终让她获得了法国多维尔亚洲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  


初出茅庐的成功,似乎给予了余男“叛逆”的方向。她偏爱非常态的角色,越是极致,她越有爆发力。接下来的《惊蛰》、《图雅的婚事》等影片,让她频获国内外奖项。备受认可的演技,也让她成为了柏林、釜山、芝加哥和东京电影节的评委。


在出任柏林电影节评委期间,余男与其中一位评委十分投契。这位评委告诉余男,他最喜欢的中国电影就是《图雅的婚事》。因为相互了解不多,他询问余男出演过哪些角色。不过,当他得知余男就是他钟爱电影的女主角时,两人笑作一团。


镜头捕捉下的余男,时而淳朴、时而文艺。精湛的演技,无疑是她对电影最好的尊重。尽管她一再强调不能总是想自己获得了多少成绩,否则就会停下来不再进步,实际上,她一直在戏里、戏外共同成长。


余男始终有为演好角色体验生活的习惯。拍摄《图雅的婚事》之前,她曾在内蒙古阿拉善盟与牧民们一起朝夕相处了三个月,从坐姿到眼神一点点地模仿、修正,只为演绎出真正的、属于草原的图雅,嫁夫养夫,有坚守也有隐忍。她说,这是自己唯一一次陷在角色里,草原上的生活直来直去,爱恨都像一把刀,有那么一闪念,她不想做余男了,就想做草原上的豹子、老虎。但她很快又抽离,清醒地意识到,要演好戏,必须先做好自己;成就角色,要先成就自己。


同样,在电影《无人区》中,徐峥饰演的律师远赴西北为一名盗猎者辩护,结果在回来的路上反被追杀,途中还遭遇了舞女、走私贩、盗贼、警察等各色人物,上演了惊心动魄的逃亡之旅。为了诠释好撩人又谨慎的舞女,余男在经纪人的陪同下,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接触一些现实中的人物,与她们谈心、观察她们的一举一动。考虑到安全因素,导演组和当地的一名警察,一直将车停在门外随时接应。


《无人区》中有一场被活埋的戏,为了演出真实效果,余男拒绝用替身。当双手被绑、嘴被缠上胶带,一锹一锹的土把她掩埋的时候,那种窒息和绝望感,让她在拍摄结束后痛哭一场。因为这场戏,徐峥评价她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演员,不是明星不是艺人,是演员。


随性自在,卓尔不群



生活里的余男随性自在,与电影中的任何一个角色都不同。去美国参演《敢死队2》时,余男刚睡醒就被助理拉去坐飞机。由于只穿了一件旧运动衫太过随意,她被海关工作人员拦下来盘问来美国的目的。


余男反复解释是来拍电影,工作人员得知她是来拍摄《敢死队2》时,叫来很多人围观,根本不相信她是女明星。直到与剧组核实后,工作人员才哭笑不得地向她道歉,不停地强调是误会。


对余男来说,让观众在镜头前注意到她,是工作需要,但不需要延续到生活中,这也与她对“低调”一词的解释不谋而合。很多人称她是最低调的影后,她却表示,没有所谓的高调或低调,只是生活状态的不同。


去年底上映的电影《少年》,余男出演了知性而隐忍的医生韩云,与郭晓冬饰演的演奏家李志民,有着一段貌合神离的婚姻。韩云被丈夫家暴后,第一个动作不是反抗也不是躲避,而是静静地整理自己的头发和衣衫,以此保留一份知识女性在家暴之下所剩无几的尊严。沉默说明不了什么,但倦怠的眼神里满满都是对生活的无望。


事业安好、家庭却陷入危机的职业女性角色,是余男从前没有尝试过的,以至于这一次的表演被人形容为“很不余男”。为了表现家暴的真实感,本来有所顾忌的郭晓冬,在余男的“怂恿”下入戏太深,从假打变成了真打,导致余男腰部淤青,疼了好几天。


这一次的体验,也让余男对家暴有了深刻的感悟。她俏皮地说,现实中如果被打,一定要还回来,然后迅速离开。不过,她还是建议女性在选择配偶的时候,保留一份清醒,不要因一些外在因素,而忽略潜在的危机,预防是避免受到伤害的最好方式。




2017年是余男参演作品最多的一年,从年初的《上海王》、《月色撩人》,到《战狼2》,以及即将上映的《引爆者》、《最长一枪》,几乎都是与一众男演员飙戏。虽然曾被获赞文艺片女王,但在她眼里,没有商业片、文艺片之分,只有对角色的喜欢与不喜欢。


在电影《上海王》中,余男出演了乱世奇女子筱月桂,辗转流离十里洋场,与三代上海王之间的爱恨纠葛,一步步推动她,成了真正的无冕之王。作为片中唯一的女性角色,余男的表演被评为“一动一静皆有情,亦悲亦喜皆是戏。” 


昔日相助,今日成就



说起参演吴京导演的《战狼》,余男还分享了一段小插曲。大约十年前,余男经历了一件比较艰难的事,同在一个剧组拍戏的吴京接受采访时,为她作了澄清。这段采访视频在电视上播出时,正在健身的余男恰巧看到,她很惊讶也很感动,没有专门感谢,但从此记住了这位为她说话的人。


吴京准备投拍《战狼》系列电影时,资金十分紧张,一直没能确定下来女主角。他抱着试试的心态找到余男,并给她看了剧本,余男觉得电影很好,便表示愿意帮忙。


等余男到了剧组,吴京忍不住好奇,问她为什么不计片酬,余男才说出十年前的一幕。只是吴京始终也没想起来那次不经意的支持。但正是这样的无心之举,促成了两人的合作。


历尽艰难,《战狼》成功上映。影片中吴京饰演的特种兵冷锋,与余男饰演的中队长龙小云并肩作战,上演了铁血柔情。其中,含蓄、默契又有点小幽默的爱情线,让观众心心念念,也对续集充满期待。


《战狼2》上映时,余男并不是女主角,而是贯穿整部电影的线索。影片开头,龙小云说要去边境执行任务,希望回来时冷锋签一份文件。镜头切换,文件是一份结婚申请书。可惜,冷锋等来的消息是龙小云在边境失踪、生死未卜,只留下一颗花斑子弹。为了寻找真相,冷锋踏上了复仇之路,最后在非洲发现雇佣军头目是主谋。不过,影片最后的彩蛋,显示龙小云还活着,也为下一部电影埋下了伏笔。


对于《战狼》系列的影迷来说,第二部虽然精彩,但如果余男能多一些戏份,会更加过瘾。其实,三部《战狼》的剧本早已写好,余男是第二部的女主角,由于一些原因做了调整,现在上映的《战狼2》是原本的《战狼3》,因为故事不同,才导致余男变成了客串。


戏外,吴京与余男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战狼2》票房持续攀升,离不开吴京的拼命和坚守,尽管拍摄过程伤痕累累,但他却无怨无悔。同样,从余男接拍《战狼》开始,也没有想通过电影获得怎样的评价和成就。他们相似又惺惺相惜,追求完美但不执著结果。余男觉得,这也许就是《战狼》系列电影获得成功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