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与文明握手,就会被世界流放

摘要: 美国人当年来中国修铁路,和我们今天满世界去修高铁,有什么区别呢?

11-13 22:12 首页 思想酷

来自酷哥老家的纯有机大米

吃好米 赠好书 支持思想酷

酷哥微信caiyunpeng789


1910年的8月22日,日本政府迫使朝鲜政府(时称大韩帝国)签订《日韩合并条约》,标志着日本正式吞并朝鲜,朝鲜沦为日本的殖民地。此前,朝鲜是大清最后一个藩属国,面对宗主国大清和侵略者日本,朝鲜人分别如何看待?在那一段混乱的岁月里,朝鲜大地上到底又发生了哪些重要的史实?


朝鲜曾是世界上疆域最稳定的国家之一:自1392年李成桂建国,历经27代君主共五百余年,牢牢锁定在朝鲜半岛上,直到1910年日本侵吞朝鲜半岛,李朝灭亡。

 

500多年来,李氏朝鲜一直是明清属国,倒也没传出多大风波。有人因此说,近代朝鲜之所以祸乱横行,皆因列强侵略所致。而“落后就要挨打”这时是必须拿出来的,因为中国当年挨打据说也是因为“落后”。


在被日本占领之前,朝鲜真的是无风无浪的世外桃源吗?事实上,在被殖民之前,朝鲜的大地上早已风云激荡,其中有四件大事情不得不提!

 

杀害教士 盲目排外

 

1860年代是大清的多事之秋,朝鲜的局面也不安稳。1863年哲宗薨逝,因无子,兴宣君李昰应抓住机会,使自己12岁的儿子李载晃继承王位,改名李熙,是为李朝第26代国王。李昰应拜封大院君,成为朝鲜摄政王。

 


大院君此时40余岁,比慈禧太后、恭亲王奕?稍长,正是推动国家改革发展的好时机。然而,此人少年时代就有纨绔子弟的恶名,政治见解非常低下,看不清世界大势,甚至看不清中国的举动与用意,沉迷于狂热的闭关锁国政策,竭尽全力阻止外国势力进入,担心外国势力的进入会瓦解古老的朝鲜统治体制。


1865年,法国在北京的代理公使伯洛内试图通过总理衙门给朝鲜递话,几名法国传教士想去朝鲜布道,不料却遭到总理衙门的回绝并说:朝鲜是属国不假,但一切自主,大清向不干涉。


伯洛内很是糊涂。在他看来,既云属国,中国自然对其有绝对权力,起码有巨大的影响力,谁料连传个话都这么费劲。

 

实际上,彼时的朝鲜,完全凭大清马首是瞻,外交一直沿袭“事大”政策---一种儒家的外交理念,小国侍奉大国以保存自身的策略,原出《孟子》中的“以小事大”语,后成为朝鲜对华政策的代名词。朝鲜礼曹中“事大司”居各司之首,近代朝鲜开港后主张效忠清王朝的官僚集团被称为“事大党”,“事大”一词亦被广泛应用于朝鲜与大清有关的文书中。

 

作为朝鲜第一位国王生父摄政王,李昰应的正统思想浓厚,是“事大”主义的拥趸,一门心思做大清的忠实跟班。在他眼里,什么美利坚、德意志,大清才是世界上最威武的帝国。李昰应容不得与孔孟程朱分庭抗礼的天主教等“邪说异端”在半岛渗透,1866年初,在他指示下,一些法国传教士乃至朝鲜本国的信徒屡遭杀害。

 

伯洛内决定对朝鲜来一次军事远征。远征之前,同总理衙门进行了一番照会往来,宣称要攻克朝鲜,扶植新主。此前,伯洛内已判断中国政府对朝鲜没有什么权威可言,并声称法国不认可中国对朝鲜具有的任何权力。换句话说,在伯洛内的眼中,朝鲜就是一个独立国家。

 

在这种认知下,法国出动800多兵力进攻江华岛,在付出40人以上的伤亡后,不得不悻悻退走。朝鲜称这次攻击为“丙寅洋扰”。这起事件强化了大院君对洋人的仇视,更加容不得天主教这些“邪学”在本国散布了。


1871年,五艘美国军舰因为四年前美国武装商船“谢尔曼将军号”被击沉事件,进攻江华岛,在占领了一个月以后主动撤兵。这是所谓的“辛未洋扰”事件。


朝鲜一个落后小国,居然能够两次“击败”西洋列强,根本原因是无论法国还是美国,并没有真正准备入侵朝鲜。


日本就不同了。就像那份真伪不明的《田中奏折》所说,“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欲征服满蒙,必先征服朝鲜”,日本要想前往中国大陆,必须先通过朝鲜。朝鲜,是日本走向世界的第一块跳板。

 

法国人和美国人的远征过后,朝鲜大门更加紧闭。这回,连日本人也敲不开了。

 

拒绝邦交 闭关锁国

 

1868年,德川幕府终结,日本迈入明治时代。1869年组建外务省,这是正式的外交部,和中国的总理衙门自是不同。1871年日本废藩置县,次年任命宗义达为外务大臣,废除了延续几百年之久的对马岛宗氏家族处理日朝关系的职权,日朝交往变成政府对政府的国家间外交。

 

然而,朝鲜对这些变化并不清楚,依然循例以往的双边往来,继续通过原先接待“倭馆”使节的东莱府使,而不是通过首都汉城的中央机关礼曹来接受日本外务卿的书函。外务官员佐田白茅在釜山试图同朝鲜东莱府使接触,朝鲜又以日本书契违反传统礼仪格式为由拒收,亦拒其来使。失败归国后,佐田白茅于愤怒中大力倡议“征韩”,此系近代日本“征韩论”之滥觞。

 

江华岛事件是东北亚现代史上非常重要的事件,该岛位于朝鲜半岛汉江出海口,战略位置极其重要。1875年9月20日,日舰云扬号以饮用水补给为名靠近江华岛,受到朝鲜炮台炮击,云扬号随即还击,陆战队并登陆烧掉了三座炮台。



事件发生后,日本立即派出代表团乘军舰到朝鲜兴师问罪,经过大兵压境的谈判,日朝在1876年2月26日签订了《朝日修好条规》,这是朝鲜历史上第一个不平等条约,也是整个现代东北亚史的起点。根据条约,日本在朝鲜得到类似“租界”的居留地,日本产品在朝鲜免税。


清政府在此次事件中懦弱无能,姑息绥靖,完全没有尽到宗主国的保护责任。日本国势则蒸蒸日上,朝鲜王室和大臣中一些人在失望之余,开始把目光从大清转向日本。

 

宫斗剧烈 内乱频仍

 

1873年李熙亲政,大院君停止摄政,权力逐渐转移到王后闵妃手中。闵妃较为开明,主张仿效明治维新进行自上而下的改革。而大院君贪恋权位,两个集团之间的矛盾逐渐深化。

 

1880年,闵妃集团借军制改革之机,裁汰由大院君创办的亲军营,组建了以日本人为教官的别技营。新军在装备和待遇上都高于旧军,激起旧军极大不满。1882年,为防止旧军哗变,当局向欠饷已达13个月的汉城驻军发放饷米,却由于饷米中掺了砂石,愤怒的士兵殴打了粮库官员。兵曹判书闵谦镐下令逮捕闹事士兵,激起兵变。变兵冲进军械库,夺取武器,释放被捕士兵,并跑到大院君府上诉说冤情。大院君煽风点火,暗示此事是闵妃勾结日本人所为。变兵立即去攻打日本使馆,杀死堀本礼造等7名日本军事教官,日本公使花房义质逃往仁川,由英国军舰救走,是为“壬午兵变”。闵妃装扮成宫女逃出王宫,兵变者拥大院君重新执政。

 

花房义质回国报告了事变经过,日本政府决定借机入侵朝鲜。清廷驻日公使黎庶昌得知后,急电直隶总督署,建议“宜派兵船前往观变”。与此同时,逃亡途中的闵妃指示正在天津的朝鲜使臣金允植向清廷求救。


8月12日,日军1500名官兵先期到达仁川,并赴汉城与朝鲜政府谈判,日方提出的七项条款,被一向排外的大院君百般拖延。日方非常不满,撤回仁川并发出最后通牒。这一撤退让清军后来居上。8月下旬,清政府派广东水师提督吴长庆和统领水师提督丁汝昌,率3000军进入汉城,逮捕大院君并将其押回中国审讯。逮捕大院君,表面因为他是壬午兵变“祸首”,实则是为避免与日本发生冲突,争取和平的结局。

 

日本被清军抢占先机,没能达到预想目的,但在和朝鲜签订的《济物浦条约》中,获得五十万元的赔款和汉城驻军权---当然,这也是清政府为息事宁人而指示朝鲜作出的让步---进一步撕大了日本入朝的口子。此后中日在汉城均有驻军,明争暗斗,日趋激烈,为1894年的甲午战争,埋下了一个巨大的伏笔。


由于大清帮助闵妃平息了兵变,闵妃重新掌权后,亲华成了必然的选择,与日本渐行渐远。亲华派官员聚集在一起,形成一股强大的势力。



然而,壬午之后,朝鲜一批激进青年开始流亡日本,明治后期的日本发展令他们大开眼界。相形之下,朝鲜泥古不化,死气沉沉。这帮青年组织了开化党,主张“外结日本,内行改革,联日排清,脱离中国,宣布朝鲜独立,实行君主立宪”,亲日力量形成。


1884年,中法战争爆发,由于清军节节败退,在朝鲜的威望大大降低,原想托庇于清廷保护的王室和亲华派也开始动摇。开化党和日本认为清廷在战争期间无暇北顾,是发动政变的绝好时机。12月4日,甲申政变在没有任何预兆的前提下突然爆发。当晚,开化党成员威逼李熙写下“日本公使来卫朕”的敕书,持敕书引日使竹添带兵入宫,并将国王和闵妃迁往景佑宫。翌日,开化党组成新政府,政变似乎大功告成。


但事变第三天,驻朝将领袁世凯率清军入宫,火速击溃开化党,救出国王与闵妃。甲申政变以中国大胜、日本惨败而告终。年轻的大清军人袁世凯一战成名,自此成为清廷在朝鲜的实权人物。


袁世凯的机智、胆略是甲申政变得以解决的关键,也使得朝鲜政府的亲中倾向一度高涨,但袁世凯的做法也让相当一部分朝鲜人寒心和不信任,认为“天朝上国”的做派实在不合乎近代国家间的原则。事实上,经此风波,朝鲜要求独立自主的呼声日渐高涨,对清廷的向心力逐渐减弱。而日方也并未就此偃旗息鼓,十年之后,借朝鲜的另一次内乱——东学党起义,打响了中日甲午战争。这一次,清廷一败涂地。

 

东学起义 中日交锋

 

1860年,一名不得志的士子---崔济愚创立东学教,对抗传入朝鲜的西方文化,并致力于帮助穷困农民争取权益,口号为“惩治贪官污吏”和“斥倭斥洋”。对于教众,崔济愚要求只研习他所传授的天道,一心侍奉天主就可以成仙,与大清的洪秀全如出一辙。1892年起,东学教信徒自发组成军队,白日劳作,晚间训练。1894年1月11日,另一名领袖人物全琫准率领农民军队在全罗道起义,3月13日被政府镇压,但其他义军随即联合起来,取得了更大的进展。


东学党的性质,和太平天国、义和团没有太大区别,工业化发展之后,一大批人沦落为社会的绝对弱势,对他们来说只剩下抗争。而当时,朝鲜一方面是高速发展,另一方面是政治腐败,军队、警察、国家机器没有力量,东学党闹了几个月也没有办法处理。不得已,1894年6月1日,朝鲜政府正式请求大清派兵支援,李鸿章同意派淮军两千多到朝鲜。


日本获悉这一消息,格外积极鼓励大清政府派兵。大清政府没有意识到日本的用意,或者没有恶意猜测其目的,自认为只是在履行宗主国责任派兵平息动荡,不料中了日本的计策。当清军抵达朝鲜时,日本也向朝鲜派兵,而且规模巨大,持续不断。日本这么做其实倒也无可厚非:根据1882年的《济物浦条约》,如果朝鲜发生动荡,日本有权派军去保护自己的商人和外交官。


大清发现苗头不对,动议两国同时撤兵,但日本根本不理睬,此时的目标就是要借机会大打出手,一举驱除大清在朝鲜的势力。


6月上旬,同大清的义和团一样,东学党在朝鲜闹得乱哄哄的,但等大清和日本的军队大兵压境,瞬间无影无踪。



东学党起义平息后,日军失去了继续留驻的理由,但节外生枝,向大清提议两国携手,共同改革朝鲜内政。日本的目标就是不撤兵,他们很清楚大清不会答应这样的要求,但可以借着这个理由欺骗国际社会,“两国共改朝政”动议毕竟在道义上略高一筹。6月22日,日本外相陆奥宗光向大清驻日公使汪凤藻提交一份备忘录,对大清拒绝“共改朝政”深表遗憾,表示日本不会因此而放弃动议,在朝鲜内政改革完成前,更不会撤退驻朝军队。这份外交照会后来被称为“第一次对华绝交书”。两国在朝鲜问题上各行其是,冲突几率越来越高。


既然对华绝交了,日方不再顾及大清态度,开始向朝鲜大规模用兵,并着手单方面制定“朝鲜内政改革方案”。日本的挑衅激起清廷不满。7月14日,朝廷指示李鸿章改变原来的保守思路,向朝鲜发兵。7月21日,满载清军和武器弹药的爱仁号从天津大沽开行,第二天傍晚飞琼号离港,第三天高升号启程,济远、广乙、威远三舰护航。25日,日本不宣而战,袭击济远、广乙,击沉高升号运兵船,一千多名官兵命丧大海。


高升号的沉没,标志着中日甲午战争爆发。8月1日,中日两国同时发布宣战诏书。


这之后的故事尽人皆知。1895年3月20日开始,李鸿章和日本首相伊藤博文和谈。4月17日《马关条约》签订,中国近代史翻开了最黑暗的一页。而朝鲜也宣布终止与清朝的册封关系,成为近代国家。


这之后,朝鲜逐渐沦为日本的掌中玩物。1896年李熙称帝,成立大韩帝国,朝鲜从此改为韩国。日俄战争中日本再度取胜,《乙巳保护条约》让韩国成为日本的“保护国”。1910年8月22日,日本迫使韩国政府签定《日韩合并条约》,正式吞并朝鲜半岛。


100多年过去了,回想起20世纪初的那一段世纪大变局,有一个问题一直缠绕着我们:为何明治维新之后的日本改头换面、蒸蒸日上,而曾经的天朝上国大清与宗藩体制下的跟班朝鲜,自此开始节节败退?也许今天很多国人能够用“固步自封”来给予解答,但“固步自封”仅仅是一种姿态,很多人至今没有意识到,当工业革命发展到一定阶段,商品和资本都要进行广泛的输出,美国人当年来中国修铁路,和我们今天满世界去修高铁,有什么区别呢?说到底,观念才是主导姿态和行为的根本原因,这也是甲午中日战争最前面的原因所在。而如何回应现代文明,是我们直到今天也没有彻底解决的问题!


一百年的受屈挨打

没有真正唤醒一个民族

看似独立的躯壳里

装着根深蒂固的旧时代

您如何看待

《鬼子来了》

拥抱现代文明

支持先知书店

注:欢迎朋友们分享转发。思想酷面向社会公开约稿,并招募优秀内容编辑和作者,欢迎您自荐或荐才,薪酬从优!交流、转载、投稿及合作,请联系微信caiyunpeng78918910623426为了我们走得更远,请尽快关注这两个号码!为提供更优质购书服务,您可在孔夫子网搜索“千字文华签名书店”,购买更多的绝版书和九品、六品书。想每天读到同类好文,请关注思想酷。欢迎识别篇头图片二维码,吃好米,赠好书,支持思想酷。


让思想的翅膀多飞会儿


不善于学习的民族没有未来

没有伟大精神,何来伟大国家

关于日本侵华的五个误解

天时人事相逼而来,大清国却自断活路

文明的进步与改朝换代无关


思想酷

微信号:sixiangku2016

新浪微博@先知书店



首页 - 思想酷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