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算机与信息学院\x26quot;文化传承\x26quot;暑期实践团队带你了解铁画发展历史

摘要: 据史料记载,芜湖铁画是由明末清初的铁工汤鹏和画家萧云从共同创造,至今约有三百五十年历史。汤鹏,字天池,在芜湖



据史料记载,芜湖铁画是由明末清初的铁工汤鹏和画家萧云从共同创造,至今约有三百五十年历史。


汤鹏,字天池,在芜湖学习打铁,但一生贫苦,而萧云从(1596~1673)却是明末清初著名画家,新安画派支流姑孰画派创始人,他晚年结识铁匠汤鹏,成忘年交,常赐画稿并指导汤鹏以铁作画。


铁画起源于芜湖与芜湖的历史、“火文化”的形成、地理位置、地矿资源、徽州文化、亦工亦商的市井生活有着密切的联系。


探寻铁画的文化脉络要从地处芜湖市繁昌县的人祖山 “人字洞”开始。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考古工作者在此发现了大量的亚欧古猿人类活动的化石,这一重大发现将亚欧人种历史推进到了230万年至250万年前后,它标志着芜湖地区是亚欧人种的发源地。而认定人类的文明进步与人类学会使用“火”有着非常重要的关系,大量的考古证据表明,远在新石器时代的“火文化”的形成是人类迈向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农耕社会由此而形成。


再让我们看看芜湖地域的地矿资源,延长江,上游是铜都铜陵,下游是钢城马鞍山,铜、铁等有色金属矿产丰富。同样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经考古工作者发现的地处芜湖市南陵县境内的大工山古铜矿冶炼遗址群,出土了大量的铜锭、铜器、铁器、陶器,该遗址群中最早的遗址距今已有四千多年历史,它是我国最早的古铜矿冶炼遗址之一。而冶炼技术的发明才是人类“火文化”登峰造极的伟大创造,“青铜文化”是华夏文明最灿烂辉煌的一段历史。


相传历史上铸剑名师干将莫邪夫妻铸出“雌雄宝剑”的故事就发生在芜湖,如今,在芜湖神山公园内的赤铸山上仍保留着“淬剑池”遗址,以及因干将莫邪夫妻试剑而被神化的地名“剑破山、剑破路”(注:谐音“阡坡山、阡坡路”)。另外,芜湖有些地名也与“铁与火”文化相关,如:铁石墩、打铜巷、铁山、凤凰山、赭山、赤铸山以及曾经香火鼎盛的铁佛寺。


而“人字洞”、“大工山”这两处象征着人类文明进步的重大遗址都在芜湖附近,它充分证明了芜湖有着得天独厚的“火文化”诞生、延续并不断发展的先决条件。结合芜湖重要的水陆交通枢纽的地理位置以及浓厚的亦农亦工、崇文崇商的社会氛围,我们不难看出冶炼技术在芜湖及其周边地区的应用发展,是诞生这座城市的特色文化——“芜湖铁画”的先决条件。


隋唐时期,芜湖的冶炼技术已经闻名遐迩,十分发达。唐代大诗人李白游芜湖至南陵,夜晚看见众多汉子在冶铜炼铁的壮观场面,留下了一首描写铁工生活的诗——《秋浦歌》,诗曰“炉火烧天地,红星乱紫烟;赧郎明月夜,歌曲动寒川。”


可不知从何时起,芜湖的一些铁工们学会了打造“铁花”并开起了专业的“铁花铺”。那什么是“铁花”呢?“铁花”即是用铁打制的带有吉祥装饰图案及造型艺术的实用铁器,如灯屏、窗花、门拍、帐钩等。其实,“铁花”与徽州“三雕”——砖雕、木雕、石雕一样,异曲同工,都具有实用性和装饰性相结合的工艺品特征,同时又具有典型的徽州地域传统文化的特征,但唯独“铁花”打破了实用性,破茧成蝶,升华为纯艺术性的“铁画”,这也充分证明了铁画艺术的根基来自于民间传统文化。因此,当汤天池创造性的打出铁画的很长一段时期,人们还是习惯地称铁画为“铁花”。



那时的铁匠们还只是停留在为农耕社会服务的范畴,所以,当铁工汤天池创造性的打出匠气很重的铁画的时候,谁又会去考虑它的发明创造和文化价值有几何。汤天池的铁画也就此尘封了数十年而无人赏识。其后,文人梁在邦自创了文人化风格的芜湖铁画,也只是昙花一现,少人问津。


然而,峰回路转,比汤天池晚百年的清廷三朝元老黄钺,早年省亲回乡,发现祖屋中的汤天池铁画,如获至宝,将其带入朝廷,受到乾隆皇帝的喜爱,铁画才逐渐成名,使得众铁工竞相仿制,盛极一时。


而此时汤天池早已作古,其后人虽继承却保守,故无作为,至光绪年间铁画已日渐衰退。恰在此时,芜湖青弋江畔南寺庙主持,一位功德无量的汤姓了尘和尚打破了技不外传的规矩,将祖传的锻制铁画绝技传授给了数位外姓铁工,其精神和勇气值得后人敬仰,这也证明了汤氏铁画技艺一直在家族中传承并延续到了了尘和尚的手里。(备注:过去芜湖青弋江口南岸有南普济寺,也称有人称南寺,北岸有吉祥寺。)


而在跟了尘和尚学打铁画的徒弟中有一位少年铁工沈国华,学成之后于1881年在寺码头斗胆开了间“沈义兴自制铁铺”,此时沈国华年仅18岁,这在当时是芜湖唯一能够制作铁画的铁铺。之后,沈国华又将技术传授给了自己的儿子沈德金,而沈德金锻制铁画的技术比父亲却更胜一筹,名气更响,便将“沈义兴自制铁铺”更名为“沈义兴自制铁花铺”。


 1924年民间铁画老艺人沈国华去世。再往后,才上演了年轻铁匠储炎庆到沈家学徒偷学铁画被赶出门的故事。只可惜,1951年沈德金英年早逝,时年50岁。然而,沈德金受旧社会封建思想影响,手艺传男不传女,因其膝下三女,无子继承,导致芜湖铁画几乎又到了人亡艺绝的地步。


新中国成立后的1956年5月,老铁匠储炎庆在党和政府的感召下,将频临失传的铁画绝技挖掘了出来,成立了铁画恢复小组,带出了张良华、杨光辉、储春旺、殷元绍、吴智祥、张德才、颜昌贵、秦学文等八大弟子,成立了芜湖工艺厂,以及其后又培养了储金霞、张家康、汤传松等多人。在他的带领下,制作了《断桥相会》、《关山雪霁》、《梅山水库》、《牛郎织女笑开颜》、《松鹰》、《绿竹垂荫》等新作品。。


如今悬挂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经典巨作铁画《迎客松》是由安徽师范大学美术系教授王石岑先生创作,由老艺人储炎庆亲帅众弟子在合肥模型厂生几台炉火完全手工锻打完成的。



当时,铁画《迎客松》是在周恩来总理的建议下从安徽厅移放到正厅迎宾厅的,从此成为党和国家领导人迎接外宾并与外宾合影留念的重要背景,而铁画《迎客松》恰如其份地表现了中华民族的铮铮铁骨,同时又喻意着东方大国的宽广胸怀和热情友好。而铁画《迎客松》当时制作了两幅,一幅珍藏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一幅至今仍然珍藏在安徽省博物馆。


储炎庆先生对铁画的传承贡献巨大,他是芜湖铁画历史上承前启后的里程碑式重要人物。1964年,储炎庆先生光荣的当选为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曾两次受到朱德委员长的亲切接见。同年5月5日,郭沫若副委员长来芜参观铁画后欣然提笔为铁画题词,“以铁的资料创造优美的图画,以铁的意志创造伟大的中华。”郭老的题词是对芜湖铁画艺术所体现的文化价值给予的最好的诠释和充分的肯定。


然而,铁画命运多舛,文化大革命开始后铁画作为“封资修”的产物,“破四旧”的对象不得生产,铁画人被迫全部改行,一代铁画宗师储炎庆也只能委屈在合并后的芜湖汽车电机厂看大门。储老不心甘,他对铁画的痴迷之心一直未曾泯灭,多次向各级政府反应铁画情况,期待恢复。


1971年11月19日,芜湖市手工业局根据周恩来总理的指示:“工艺美术品只要是不反动的、丑恶的、黄色的东西,都可以组织生产和出口创汇。”同意芜湖汽车电机厂报告,恢复铁画生产,重新成立芜湖工艺美术厂。那时的铁画人非常珍惜,创作了《红色娘子军》、《沙家浜》、《智取威虎山》等一批带有文革时代烙印的铁画作品。1973年3月,芜湖工艺美术厂在广交会上成交2640件铁画,这是芜湖铁画历史上第一次作为商品出口创汇。


文革后的第一幅重要铁画作品是1976年底为“毛主席纪念堂”特别锻制的仿毛主席手书铁字匾《长征》诗,铁字匾长8.8米、高2.3米,最大的一个字重有10几公斤,作品再现了毛体书法的潇洒、苍劲、流畅的笔势和气势磅礴的整体结构,同时也锻出了草书点线之间的规律和节奏感。作品完成后,创作集体受到“毛主席纪念堂”建设指挥部的嘉奖。


改革开放后,芜湖铁画迎来了创新发展的黄金期,从业艺人达上百人。期间有许多经典作品诞生,如:1981年制作的刘海粟大师为芜湖铁画题词“精神万古 气节千载”及《松鹰图》,1990年为十一届亚运会制作了上万件瓷盘铁画《熊猫盼盼》,1997年制作的迎接香港回归的巨幅铁画《霞蔚千秋》等。1992年储金霞、张家康随中国科协“古代敦煌艺术科技交流团”赴台湾表演铁画绝技,轰动台湾。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时任党中央书记的胡耀邦同志参观铁画后曾提出过能不能用纯金制作金画,直到九十年代初,在中央书记处书记胡启立的启发下,以铁画后辈叶合为首的年轻人成功研制出了芜湖金画,1993年金画“迎客松”作为国礼赠送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埃里克松等奥组委官员,并受到李鹏总理的表扬。


2002年,芜湖工艺美术厂改制,逐渐形成了“飞龙”、“储氏”、“文典”、“艺蕾”等多家各具特色的芜湖铁画工艺品公司以及相关配套的一些个体作坊。据不完全统计,目前芜湖铁画行业从业人员有200余人,其中拥有一批锻制铁画高手,铁画作品创新不断,精品铁画琳琅满目,铁画防锈技术大大提高,玻璃防尘装裱形成时尚,彩色铁画应运而生。


2006年5月,“芜湖铁画锻制技艺”被例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2008年,杨光辉大师被授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芜湖铁画锻制技艺”代表性传承人;2009年,杨光辉大师被联合国亚太区手工艺理事会授予“亚太地区手工艺大师”称号,中国仅有十七位。


2011年,镜湖区被文化部评为铁画之乡;2012年,镜湖区传统工艺美术协会成立; 2017年1月,《芜湖铁画保护条例》颁布,同年5月,芜湖铁画协会成立用以保护和促进铁画发展。


之后的时间里,铁画将加入城市发展规划中,市、区两级政府将重视铁画发展工作,并对铁画进行资金扶持。铁画协会在之后的铁画发展中起到桥梁和纽带的作用。


我们从人祖山的古猿人类的足迹中去探索,从大工山古铜矿冶炼的遗址中去找寻,从赤铸山上“淬剑池”干将与莫邪铸剑的传说中去聆听,从拥有“铁到芜湖自成钢”的美誉中去解读,从徽文化的精神中去领悟。我们倘佯于人民大会堂的《迎客松》前,驻足冥想,终于发现,在芜湖这块神奇的土地上从“铁画”艺术的传承到今天让国人骄傲的 “奇瑞”汽车的崛起,无不彰显出生生不息的“铁与火”的文化脉络。



是的,传统文化是文化发展的根。一个健全人格的培养需要传统文化的熏陶,而健全的人格是树立正确人生观的关键。因此,城市的文明进步离不开传统文化,社会的和谐发展离不开传统文化,中华民族的强盛更需要将传统文化代代相传、发扬光大。而芜湖铁画艺术的文化脉络就像傲然挺立的“迎客松”,展示的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和文化。


此文为2017年7月3日芜湖市铁画协会秘书长沈涛口述,后根据其《解读芜湖铁画艺术的渊源文脉》所写。



文 | 沈   涛

图 | 网   络

编 辑 | 魏振倩

审 核 | 肖    月



首页 - 安工程大计算机学院团委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