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夸大其词施压政府,不如亡羊补牢绿化供应链

摘要: 当我们谈舍弗勒时,我们想谈什么

11-18 11:46 首页 微言环保

背景

近日,年营收超过130亿欧元(2016年)的全球顶级零部件供应商舍弗勒对外发出“紧急求助函”,声称由于环保方面的原因,其滚针唯一原材料供应商界龙公司被政府相关部门“断电停产、拆除相关生产设备”,将导致300多万辆汽车减产,造成3000多亿元人民币的GDP损失。


求助函甫一曝光,就引起公众舆论的极大关注。主要原因是,舍弗勒似乎又为前段炒得沸沸扬扬的中央环保督察“一刀切”、环境保护影响实体经济和民生等论调又增添了铁证。

 

舍弗勒真的很冤吗?


假喊冤 or 真博弈


答案是否定的。事实上,在断电停产之前,界龙公司已经多次受到环保部门的处罚,并且早在9个月之前就已经被要求达标整改。显然界龙公司以一贯的敷衍态度应付环保部门,以为扛一扛、缓一缓就过去了,可以继续边污染边生产。

 

值得注意的是,舍弗勒的全球官网有专门的可持续管理和环境能源页面,随手一搜2016年企业年报,加强供应链管理的表述也屡屡出现。基于此,我们有理由相信,舍弗勒是早就意识到了供应商的重要性的,也是有能力管理好供应链的。


▲图为舍弗勒公司中国官网的环保页面


如果舍弗勒能在全球实施统一标准,将在华供应商的环境表现纳入统一管理,那么不仅不会有界龙的原材料断货问题,“3000亿GDP损失”也无从谈起,舍弗勒更是会在可持续发展方面更加受人尊敬。

 

当我们谈舍弗勒时,我们想谈什么


超越断电停产事件本身,我们看到的是企业绿色供应链管理的不足


绿色供应链


绿色供应链是指通过政府、企业的采购与公众的消费力量,产生市场机制的杠杆效应,推动供应链企业环保合规,甚至在能力许可的范围内高于国家标准要求自身,以提高整个供应链体系环境治理效率,促进整个产业链条的绿色升级。


在世界经济一体化、环境问题全球化的背景,企业,尤其是采购能力巨大的跨国企业如何解决其供应链企业的污染问题变得愈发重要。公众环境研究中心曾对多个行业的供应链污染进行分析和评价。评价结果显示,

早年污染巨大的一些行业,包括电子、纺织等,由于加强了对供应链上游企业的管理,通过采购认证和准入等措施,逐渐变成了环保的优等生。

最近两年,作为支柱行业的房地产业,也在供应链企业污染方面频频发力,使得水泥、钢铁、玻璃、建材等高污染、高排放行业一步步走向减排之路。


▲图为公众环境研究中心发布的品牌绿色供应链CITI指数,及其形成的汽车行业排名。该排名有助于消费者了解品牌环保表现,践行绿色消费。


此次事件主角舍弗勒所属的汽车产业供应链非常长,其中包括多个高污染环节,顶针生产的只是污染的冰山一小角;尤其是当代模块化的生产方式,使得汽车行业的零部件采购遍布全球,环境影响范围广泛。一些在发达国家环境表现良好的企业,可不能为了短期的经济利益,到了中国就开始“水土不服”了。


将13亿余公众的健康安全放在首位

 

过去,我们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发展经济,高速增长的GDP里并没有计入生态环境损害的成本,环境违法让人觉得习以为常。一旦要求恢复正常守法状态,反而让人觉得好像有问题了。


这样的状态必须改变了!长此以往,不仅让我们的产品在质量上难有竞争力,更是让广大人民群众深受污染之害。在党中央向各地派驻中央环保督察组、环保部组织进行"2+26城"大气污染强化督查的过程中,出现一些不和谐的杂音,个人利益受损者出来喊冤叫屈,都是非常正常的。我们也允许这类声音的出现,但我们更要有定力,顶住各方利益集团的压力,将13亿余公众的健康安全放在首位,坚定不移的继续推进铁腕治污。

 


当前中央环保督察逐渐走向纵深,除了跟踪整改督察中发现的问题,更在于建立长效机制,对环境违法保持长期高压态势,以此来淘汰落后产能,促成产业转型升级,真正达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目的。


只有通过这种短痛,才能避免民族的长痛。不管是舍弗勒这样的国际大企业,还是国内中小企业,都应该擦亮眼睛,认清形势,丢掉幻想,顺势而为,如有如此,才是唯一的可持续发展出路!



END

作者阳平坚为环境保护部宣传教育中心环境公共关系与战略传播研究所特邀研究员。本文删节版首发于中国环境报9月23日第三版。


回顾

精选文章


帮舍弗勒改文风,让外企转作风
环保冲击实体经济?新华社:是个伪命题!

(请点击以上链接直接查看)




首页 - 微言环保 的更多文章: